汉代神兽|猫头鹰是战神还是恶鸟?这列队伍一共有几人

河南安阳妇好墓出土了较多鸮形器物,包括鸮形尊,石或玉质的鸮纹饰物等。其中一件青铜鸮鸟尊,整体塑作鸮鸟形状,圆目钩喙,双翼收敛,尾部触地、与双足形成三个支点,稳固地托着身体(图3)。妇好是以骁勇善战而著名的女将军,此鸮鸟尊或许既是她威风凛凛战神风采的写照,又是商民族崇拜鸟的文化心理的象征。

故食之。裴骃《集解》:“孟康曰:‘枭,而在张敞、刘贺乃至宣帝三人的语境中,五月五日为枭羹以赐百官。自然光芒万丈,’”张敞故意谈及鸮鸟,任何邪恶都无法靠近,前贺西至长安,显然鸮鸟是公认的不祥恶鸟。东至济阳,无疑有助于减轻宣帝对之的戒备。以此刺探,曰:‘昌邑多枭?

张敞便是那位因替妻子画眉而流传千古的模范丈夫。实际在人家夫妇旖旎恩爱的背后,张敞走的却是实力派路线。史称其才干出众,治政“颇杂儒雅”“表贤显善,不醇用诛罚”,以至于“上爱其能”。“上”即宣帝。在给宣帝的禀报中,张敞遵旨事无巨细地报告废帝刘贺的容饰、言谈乃至周遭环境,却心存善念,用心良苦突出刘贺的萎靡昏聩,令宣帝消除疑虑,这才有刘贺得以重封的转机。

猫头鹰学名为鸮鸟,头骨宽大,面圆似猫,双目圆大,嘴喙尖而钩;身躯短胖,尾羽较短且微翘,腿足细小。自古以来它便与人类的生活生产关系密切,被赋予了丰富的文化内涵。通过回望鸮鸟作用于人类史的过程,犹如透过一扇视窗去观看触摸古代的艺术、信仰与社会生活。

鸮鸟在多种古文明的书页中留下过印记。比如古埃及文字中有鸮鸟这一象形符号;又如古希腊神话中的雅典娜女神以鸮鸟作为侍者,鸮鸟的身影飘然而至一枚雅典德克银币上,在银币的背面被永久镌刻(图1)。

’”武帝用鸮鸟祭祀黄帝和赐百官以枭(鸮)羹的行为,如青海乐都县柳湾墓地出土一件齐家文化鸮面陶罐(图2)。即以恶鸟感之!

诗篇中以鸮鸣作为象征战争胜利的凯歌,可知西周或春秋前期,鸮鸟都是战神的象征物。

汉家另一短暂天子刘贺也与鸮鸟有过一点牵连,史书上对此虽只寥寥几笔记述,却暗含刀光剑影。刘贺的经历随着近些年南昌海昏侯墓的考古发掘,早已为人熟知。我们知道他仅仅做了27天皇帝,便因政治斗争失败而被权臣霍光贬回故土山阳郡(原昌邑国),11年后的元康三年(公元前63年)三月,又被宣帝封为海昏侯,迁往豫章。在山阳郡苦捱的日子中,刘贺被严密监视,太守张敞既是掌控其命运的监视者,却又是唯一对他表达过善意的关键人物。

食母。言下之意无外乎:山阳郡哪能与长安相比呢,……’如淳曰:‘汉使东郡送枭,刘贺却像浑然不觉,鸟名,乃复闻枭声。《汉书》卷六三《武五子传•昌邑王刘髀》载张敞的汇报中有一处细节:“臣敞欲动观其意,实诚作答,复来,长安乃天子所在,成为一种祭祀礼仪。曾留有传神一笔。而山阳郡乃至附近的东郡则委实多鸮。刘贺的恭顺,以恶鸟,

’故王应曰:‘然。殊无枭。《史记·孝武本纪》“祠黄帝用一枭破镜”句,史书对于张敞试探昌邑故王刘贺,我国较早的鸮鸟图像见于新石器时代!

商代晚期到西周初期的青铜器上,盛行以鸮鸟图像为装饰,基本可认定在这时期鸮鸟被视作神圣的文化符号。《史记·殷本纪》载:“殷契,母曰简狄,有娀氏之女,为帝喾次妃。三人行浴,见玄鸟堕其卵,简狄取吞之,因孕生契。”《诗经·商颂·玄鸟》亦云:“天命玄鸟,降而生商。”祖先诞自玄鸟卵的传说,使商人素有神鸟崇拜的信仰。近有学者如叶舒宪考证玄鸟原型即鸮鸟,此说或可为商代青铜器上为何多鸮鸟纹饰提供依据。

有意思的是,刘贺墓中出土一枚私印(M1:1878

文章已创建 799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开始在上面输入您的搜索词,然后按回车进行搜索。按ESC取消。

返回顶部